【手机约会APP推荐】生命中曾经但无缘的光亮


【手機約會APP推薦】



這幾天連日豪雨,完全沒在客氣,豪邁的下了一夜又一夜,連月包套還送你打雷閃電吃到飽,那閃電讓人不經想『你妹的!是打在我家窗台上嗎?』就像把你當動物園的動物拿著巨型單眼拍照,還硬要開閃光燈!



今早也一如往常,我打開電腦播音樂,忽視窗外的暴燥雨聲,突然覺得『來應個景好了!』點了,「Frandé法蘭黛樂團」的「閃電」是我蠻喜歡的一首歌,用輕快語調的女聲唱著愛得有點執著叛逆的歌詞,



突然瞄到底下有個 MV 連結的圖片,字幕上 Key 著大大的「Lighting」。



當下突然想起了一些事...



Lightning



閃電/閃光/突然的幸運/光亮



想起了那幅自己畫的迷宮,起點是他,終點寫著大大的 Lightning 並附上一顆大大的北極星。




光亮,是男孩對那個女孩的暱稱。




男孩說,那女孩是他生命中的光亮。



那幅迷宮是男孩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走到「光亮」身邊,起點上小小的像一粒芝麻般自己,遙遙的望著橫過整個A4紙對角線位置的「光亮」。



女孩並不知道自己就是在男孩心中腦中手心裡,攅啊攅、繞啊繞的光亮;她是個氣質的女孩,別說不可能說髒字,稍稍粗魯的話也不可能從他口裡聽到,每次能聽到只有外人會覺得稍嫌做作的讚美與問候,以及一堆像小孩子遊戲般不符合現實的話語;例如假設這裡有一片普通的草皮,而下課後我們每次都得來打掃這裡,她就會想像這裡有牛、羊,可能還有一隻牧羊犬,而我們都是小牧童或農夫,要來這邊放牧或照顧菜圃之類的,開始幫我們分配工作指定職位,沒錯,她就是個這麼單純的人,怎麼說呢,也是十分忠於自己的個性。



不知道男孩是如何喜歡上這樣的她的,只是當我們發現時,他已深陷不能自己,可能是女孩對他施展了一些自己特有的溫柔,但一切也只是猜測,因為男孩恰巧與女孩相反,是個高深莫測、對什麼人就該說什麼話、聰明無比的人,不輕易讓你見著他自己的思想,很多時候,只是附和或....敷衍。



這樣的暗戀,個人覺得很不可思議,大家是像看笑話般,單純的女孩也不懂戀愛,一心只想著自己的日本偶像老公─橘慶太(她愛他六年了),大家都準備看著聰明的男孩栽跟斗;我被他這樣的執戀感動了,也一改對他過去的偏見,在我眼裡,他自以為聰明,人前人後一個樣;但在這樣的情形下,我不得不同情他,也對他有這樣的一面感動。



當初在學校晚上自習時,我們都會移到另一間教室自習,大家都位置也都是由督導的老師安排,方便管理,手裡都有座位表,三個人成一列的位置,兩邊也有木板隔著,眼前的透明壓克力板,讓老師可以一眼就看到你在幹嘛,除了乖乖念書,老實說,做什麼都不方便;那時男孩的座位很精采,剛好在女孩後方,他可以忽視老師追蹤的雙眼,用自己熾熱的眼神,融化女孩的背部,抓到女孩的心.......如果他有這樣的超能力的話;他的桌上,白色的木桌上,鉛筆跡畫滿了一顆又一顆大小不一的愛心;他說,他每見到她一次,就會畫一顆心在桌上。



「畫多了難道能許願嗎?」我問。



「也許她哪天就會愛上我」男孩十分執著。



果然是他的個性。



男孩在班上也算是靈魂人物,很聰明又幽默,偶而還很搞笑,時不時就會做一些讓枯燥學生生活更有趣的趣事,例如:突然開始用左手練起字,整個周記都決定用左手「慢慢寫」,全班就他一個遲交,被老師在課堂上念,他也毫不在乎的繼續做著自己的「偉大事業」;種種的特殊行為,讓他在一群普通學生間,很不普通,多了好幾分神秘感和距離感,很多同學都將他視為特別的存在或敬畏他,像校園風雲人物般;不過女孩,就只將他視為普通同學,甚至不及她自己平常相處的女生同學還來的關注。




也許他想征服



也許他只是不服氣




種種可能我都想過了,但當你看過他相思單戀症發病時,你真的很難去懷疑他有其他負面或自私的意圖。



發病時,他可以只是趴在桌上,眼神空洞,看起來就像演戲般,癡癡望著不知名的遠方,非常頹廢。



男孩與女孩生活不是完全沒有接觸,但如果是兩個圓,他們可能只交會了小小一角,連要好的男性朋友都稱不上,雖然這不能解釋為何他在喜歡女孩的過程中,突然也與幾個女生走得很近,也許只是朋友,也許是為了索取,但絕不是放棄,或是移情別戀,那些與他走得很近的女孩,成天在他身邊打轉,他對她們像好姊妹或是護花使者,但私底下也說了她們不少話。



也有幾次,就突然放開其中一個女孩了,突然間,不再講話,在學校不再有交集,讓她們嘗到從天堂墜落的感受,十幾歲的人而已,能有這樣的伎倆,我只能說,十分佩服。



有很多女孩都從他那裏學到,若要好好保護自己,就不要輕易付諸情感,要學會觀察,也要讓對方先對自己不可自拔;沒錯




他讓一些女孩對異性產生恐懼



對真心付出感情感到恐慌



對異性的追求,感到懷疑




沒錯,很厲害。他對掌控普通愛慕他的女孩怡然自得,掌控得宜,但他對自己的光亮,卻始終,一絲絲也握不著。



絲毫沒有勇氣,像拋棄那些女孩般,將自己的期望,拋給「光亮」。



光亮和男孩後來怎麼了呢?



嗯,到畢業前都不知道有個男孩,將她喚作光亮,深深愛著她,每見到她一次,便會在桌上畫上一顆心,那樁桌子,現在已經充滿大大小小的心了,她是他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存在。



畢業後,兩人也不再連繫,男孩重考,上了間不錯的國立大學,女孩應屆上了自己最愛的系,從此如兩條平行線。



我不能說是男孩自討苦吃,是報應等等,只能說─




有人窮極一生,都在追逐自己的「光亮」,忽視掉身邊許多美好人物、風景。




人可以有執戀,但也要有勇氣,迷人與勇敢,是不衝突不相輔的兩回事。


延伸阅读